話本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最強快遞員
本書標簽: 都市  兵王  劇情     

第25章擋箭牌

最強快遞員

“這是你的車?好破啊!”

女生走到陳青遙面包車邊上,打量了一番,陳青遙沒有理會,直接坐回到了駕駛座位。

女生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一個敢如此無視她的男生,叔叔可忍,嬸嬸不可忍!

不由分說,女生亦是打開車門,坐進了副駕駛座位。

“能告訴我為什么想和我合租嗎?”陳青遙踩緊油門,面包車緩緩向前駛去,陳青遙說話時候都沒有轉頭,直覺告訴她,這個女生并非神經大條,而是出于某種原因才這樣做的。

“不是我想和你合租,是你想跟我合租。”女生糾正了陳青遙的說法。

“好吧,我為什么想和你合租呢?”陳青遙說完后,總覺得有點怪怪的,怎么聽著都有點別扭。

“那是因為本姑娘是宇宙超級美少女,你自然想和本美女住在一起了。”女生捂著嘴,笑顏如花。

“……聊了這么久,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陳青遙當然不是傻瓜,之所以說出那樣的話,算是退了一步,向女生服個軟,也無可厚非。

“哈哈,算你小子識趣,本姑娘叫徐盈兒,是不是覺得名字很好聽啊。”徐盈兒見到陳青遙的樣子,之前心中的郁悶瞬間蕩然無存,她沒有想到陳青遙還懂得逗女生開心。

“那宇宙無敵美少女,既然我們都要合租,你是不是可以說下,你為什么要找人合租嗎?”從之前與他通電話的中介來看,徐盈兒似乎有意在找人合租,而且在性別方面還無所謂,這就有點怪了,這么一個大美女,如果搭上了壞人,豈不是引狼入室?

“這個嘛……”徐盈兒右手拖著下巴,做出思考狀,可愛無比。

“算了,不方便說就算了,回頭我再找地方去找新的地方。”陳青遙見到徐盈兒的樣子,無所謂的說道。

“可惡,你敢!說就說,其實我就是想找個人合租幫忙,所以才會主動找你……”徐盈兒聽到陳青遙的話,雙手插著腰,氣鼓鼓的說道。

“幫什么忙?”陳青遙有些無語,這個妮子說話找不到重點啊。

“你急什么呀,人家不是還沒有說到那里嘛。”徐盈兒說到這里,聲音陡然低了下去。

“好吧,我的錯,繼續說。”陳青遙只能將責任歸結到自己身上。

“因為老爸老媽最近老是逼著我去相親,一氣之下,我就跟他們說,我已經有男朋友,并且已經住在一起了。”徐盈兒說到這里,聲音小到了極點。

“什么!”陳青遙聽到徐盈兒的話,一個機靈,差點沒有握緊方向盤,與前方停著的一輛寶馬來了一個親密接觸。

“你開玩笑吧,你這是找租友嗎,你這分明就是找老公啊!”陳青遙踩下剎車,將面包車停在了路邊。

“臭美,人家美少女一枚,要找老公也是傳說中的白馬王子,你只不過是擋箭牌而已,也就是現在說的備胎。”徐盈兒面色一紅,對著陳青遙呵斥了一句。

“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這樣的美少女,所以你還是去找其他人做你的擋箭牌吧。”陳青遙有些無語,他這還成了擋箭牌了。

“你一個大男人,就不知道幫幫人家嘛,看在人家這么漂亮可愛的份上,如果放出去,人家看到你有漂亮的女室友,你看你多有面子啊。”徐盈兒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。

“沒多大興趣,我不需要這樣的面子。”陳青遙直接拒絕道,和這么一個極品合租,天知道會惹出來多少麻煩。

“嗚嗚,你欺負人家……”徐盈兒發現陳青遙真的是油鹽不進,當即換上一副可憐兮兮的面孔,為什么在別的男生面前使出的招數,到陳青遙這里就都不好使了呢?

一哭二鬧三上吊,亙古以來,女生的三件寶,徐盈兒直接使出第一件。

陳青遙有些無奈,徐盈兒就這樣一頂帽子砸了下來。

“這樣吧,你告訴我,你為什么選擇我?你看我大窮人一個,只是一個普通的快遞員,開的車也只是公司配送的一輛破面包。看你穿著打扮,不是富二代,也是官二代,若是你爸媽看到你的擋箭牌這樣窮酸,還不得拿刀把這個擋箭牌給刺穿了?”

陳青遙知道,有時候跟女生是講不清道理的,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“我告訴你,你就答應和我合租了嗎?”徐盈兒立馬止住哭聲,話說回來,徐盈兒嗚咽了半天,沒有一點淚水,這演技。

“嗯,我會考慮下。”陳青遙猶豫片刻后,緩緩說道。

“這可是你說的哦,雖然你看起來穿的都是一些破爛貨,但拋卻這些,長得勉強還算過關吧,到時在本姑娘的改造下,應該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,當然,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你這個跟別的男生不一樣,沒那么色,起碼沒表現得那么色,所以跟你住在一起,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。”

徐盈兒說到這里,面色紅潤了幾分,正常人自然都懂得太大的危險代表什么。

“那可你就看錯了,其實我可是一個壞人,你跟我一起,肯定會吃虧的。”陳青遙聞言,頓時露出壞壞的笑容。

“才不信,現在考慮好了嗎?你就答應人家嘛,大不了你那份房租,我幫你付了,你想住到什么時候都可以。”

徐盈兒自然不相信陳青遙的話,因為她能感覺到陳青遙看向她的時候,眼神里很純凈,根本不像其他男人,恨不得兩個眼睛貼在她身上。

“你真的不怕我欺負你?”

“不怕,更何況只有我欺負你的份,你才欺負不到我。”

陳青遙額頭上冒出幾道黑線,這個妮子倒是很實誠。

“暫時答應你,這個什么擋箭牌,只能有一個月的時間,一個月之后自動取消,你可以找其他的擋箭牌去。”陳青遙想了想說道,他能看的出來,徐盈兒并沒有什么壞的心思,相識就是緣分,而且她為人還不錯,就當是幫她一個忙吧。

“一個月……”徐盈兒仰起頭,似乎在計算著什么,片刻之后,低下頭接著說道:“好吧,一個月就一個月,但是這一個月內,不管什么時候,本姑娘叫你,你要隨叫隨到,我讓你往東你就不準往西,本姑娘讓你做什么,你就要去做。”

“你這是擋箭牌,還是奴隸啊,不行!”陳青遙斷然拒絕道,這要答應了,他這一個月不得沒個安生?

“嗚嗚,你說話不算話……”徐盈兒自此哭訴道,“人家的男朋友都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,你怎么……”

陳青遙一臉的黑線,這妮子到底是哪里培養的愛情觀,感情把男朋友看成狗了吧!

不過,跟這樣的女生講道理是行不通的了,陳青遙只得委曲求全:“好好,怕了你了,但我白天都要工作,不到萬不得已,你不準隨便找我,干擾我的工作。”

“這才對嘛。”徐盈兒點了點頭,兩個人總算就擋箭牌的問題達成了一致。

“對了,你還沒有跟我說,你家是做什么,你爸媽這么希望你嫁出去?老是為你安排相親?”陳青遙有些疑惑的問道,現代的相親對于豪門貴族來說,其實就是變相的指腹為婚,出發的起點自然是門當戶對,而這樣的人,理應不會很差,徐盈兒一個都看不上?

“我告訴你,但你不準跟其他人說哦。”徐盈兒眼珠咕嚕嚕亂轉,心里想著既然陳青遙都做了她的擋箭牌,早晚都得知道的。

陳青遙點了點頭,算是答應。

“我的爸爸是涼州市的市長徐凱,他們給我安排的相親,充滿了權欲熏天的銅臭味,我才不喜歡。”

徐盈兒說出了她的身份,陳青遙聽到并沒有多大驚訝,從他第一眼見到徐盈兒,就已經能感覺到徐盈兒非富即貴,因為她身上自然流露著一絲氣息,這是一般人家沒有的。

陳青遙不驚訝,反倒是徐盈兒很驚訝了,她沒有想到陳青遙聽到后,居然沒有絲毫反應,一般旁人聽說她爸爸是市長,恨不得當初跪下來結拜的啊!

“你不覺得驚訝嗎?”徐盈兒好像很沒面子似的,哼道。

“驚訝什么,市長的女兒又怎樣?”陳青遙不斷轉東方向盤,此時他已經駕駛面包車重新回到公路上。

“你現在要去哪里啊?這里不是去租房的路啊。”徐盈兒突然反應過來,一臉疑惑的問道。

“商場,我要買一些日用品,還有衣服。”陳青遙原租房中的所有物品,已經在一場爆炸消失殆盡,既然現在租房問題解決了,他干脆利用這個時間,置辦一些日用品。

“哎喲喲,原來你也是假正經啊,聽我說你身上穿的都是破爛貨,現在就想改造你自己了?也好,有本姑娘這個美女設計師在,一定讓你煥然一新。”徐盈兒聽到陳青遙的話,以為陳青遙刻意表現,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。

陳青遙搖了搖頭,并沒有選擇反駁,有些事情只會越描越黑,既然說的沒用,就不浪費口水了。

“喂,干嘛不說話啊,有本姑娘這個軍師在,你不開心嗎?”徐盈兒見到陳青遙不做聲,立馬不樂意了。

“我主要只隨便購置一些日用品,衣服買兩件,日常夠換洗的就行了,所以改造的事就算了,我如今這個樣子挺好的,不需要改造。”陳青遙說完,踩緊油門,提起車速,面包車一閃而過。

上一章 第24章玩游戲 最強快遞員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26章變裝
?
北京单场足彩